猫咪网页版

炮兵社团在线观看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宋朝皇室与朝廷百官被屠戮一空之后,南朝形成了军阀割据的局面,群雄逐鹿,战火四起,各地百姓流离失所,正是天下兴亡,百姓皆苦。

而这个时候,正好便宜了黄少宏,他登基之后,自称‘武帝’一边派出郭靖等人四处征讨扩大地盘,一边聚拢百姓,招兵买马。

黄少宏自称‘武帝’乃是取‘武林皇帝’之意,只这一个名字,就瞬间笼络住了江湖群雄,因为他们认为这是江湖人自己的皇帝,武林盟主就是皇帝,那打下的江山,自然也是武林人的江山。

这个年头,这个局势,别人招兵买马都是直接拉壮丁,所谓匪过如梳,兵过如篦,官过如剃,那些军阀四处劫掠钱财的时候,顺便连人都抢了,拿了家的钱财,抢了的老婆,还得为他卖命打仗。

黄少宏却是不同,他是真金白银的招兵买马,来我这里当兵的,不但吃饭管饱,还有军饷可拿,家人也有妥善安置。

等襄阳‘武帝’如此招兵的名声传开,那些携家带口,流离失所的百姓,全都举家来投,在这天下大乱的年月,有口安稳饭吃就是他们最大的奢望。

黄少宏就是要给天下人一种印象,那就是在这兵荒马乱的年岁里,只有到了襄阳才有安稳的日子过,才有一条活路!

所以在郭靖带领一万精锐征讨四方的时候,黄少宏即便坐镇的襄阳,什么都不做,人口、兵力也迅速增加。

襄阳兵力,从如今守城的两万精兵,在短短数月之间,便迅速增长到十二万人,而且这些新兵都是十六岁到四十岁之间的壮丁。

新入伍的兵丁没有作战经验,黄少宏将他们交给吕文德训练,吃喝管够,但只有一条,吃饱喝足了,给我往死里练,老子要的就是精兵,精中求精的那种。

不过吕文德的业务水平不行,和现实世界的历史上那个吕文德不同,这货虽然是襄阳镇抚使,但就是个酒囊饭袋。

90后红唇唯美女神清纯私房照

练兵的手段烂到黄老邪都看不下去了,东邪静极思动,主动承担了练兵的事情。

黄老邪是什么人,虽然他是江湖上的武林宗师,但他上通天文,下通地理,五行八卦、奇门遁甲、琴棋书画,甚至农田水利、经济兵略,生孩子造小人,各种体位,无一不晓,无一不精。

所以练兵于他不过小事而已!

黄药师练兵的手段出众不说,他还把内功中的一些简单的呼吸法门传授给这些新兵,让这些新兵可以快速的恢复体力,而且耐力出众,力量也都有所增长。

经过黄老邪之手练出的士卒,只两个月功夫,就不比襄阳城中,那些经历过战火的守城精兵差,直接就可以上战场了。

襄阳兵事,外有郭靖内有黄药师,这一对翁婿算是帮了黄少宏的大忙,至于襄阳的发展和民政方面的管理,黄少宏全都交给耶律楚材搞定。

黄少宏管理‘新朝廷’的理念就是‘术业有专攻’,他只负责拿出钱财、粮食、甚至各种资源出来,然后就把自己装成‘核弹’负责武力威慑即可。

至于其他,放着耶律楚材这样名留青史的名相不用,那他就是个棒槌。

襄阳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,但这其中有一件事让黄少宏极度不爽。

他登基之后,认为朱子柳曾在大理做过丞相,对于政事方面应该驾轻就熟,所以决定‘不计前嫌’,让其担任耶律楚材的副手。

同时还任命他师弟‘泗水鱼隐’为新朝将领,负责组建新朝水军,‘泗水鱼隐’以前是大理的‘水师都督’,黄少宏让他统领水军,绝对是物尽其用。

可朱子柳表示貌似是折了我手指头好不好,还不计前嫌,问过我没有,想让俺们兄弟给卖命,万不能够。

结果朱子柳和泗水鱼隐两人,表面上没说什么,将之前襄阳一战获得的战功,合在一起兑换了一门少林的‘菩提心法’之后连夜除了襄阳,竟然跑了!

黄少宏这个气啊,心中极度的不爽,不干就不干好了,们跑个什么,弄的就好像朕要为难们似的,朕这还没来得及呢么!

黄少宏在那个同系统登录者‘埃米尔’那里得到了‘一阳指’的残篇,看过之后,觉得这门武学博大精深。

正在他正琢磨着怎么从朱子柳这儿将全本弄到手呢,结果两人就跑了,这让他怎能甘心。

是以心中开始琢磨其南帝一灯大师来,觉得怎么也得去找一趟,将一阳指和先天功,都弄到手中再说。

黄少宏将所有的事情,都交给别人去做,自己成了撒手掌柜,每日里就是勤练武功,磨练武技。

他在‘神雕世界’所得武技无数,如‘大伏魔拳’、‘降龙掌’和桃花岛诸般武功。

这些顶尖的拳脚功夫,已经不是他在黄飞鸿身上得到的武道经验能够驾驭的了,也超出了普通国术的范畴。

如今他想要将这些功夫达到如自身其他武艺那种炉火纯青、登峰造极的境界,需要的是大量的实战才能融会贯通。

现在东邪、北丐都在襄阳,这样好的对手,黄少宏怎么能放过呢,他以美食为诱饵,天天拉着洪七公切磋打架,黄药师那边似是认准了他桃花岛传人的身份,练兵之余也主动与他切磋。

这让黄少宏对于诸般武技的理解,突飞猛进,极短时间内就已经登堂入室。

黄少宏专心练武的时候,郭靖一路征战取得了惊人的战果,数月之间从襄阳一直打到杭州,又从杭州打到广州,竟然在年底之前就收服了东南半壁。

而且郭靖出兵时候的一万兵马,在打了数月的仗之后,兵力已经增长到六万余人,都是收服的原南宋的各路官军。

当捷报不断传来的时候,新朝上下都被惊的膛目结舌,除了黄少宏之外没有一个人相信,就连黄蓉都猜测会不会是战报在半路上出了问题。

这是打仗吗?感觉这速度就是去画圈了吧,圈中的地方都归我,跑马圈地也不过如此。

可黄少宏却是一脸笑意,对此深信不疑,主帅是郭靖就不说了,先锋可是州长啊!

州长的‘旅行者的背包’中,除了一集装箱枪支弹药之外,还有自己给他的那辆陆战坦克呢。

凭借州长的作战能力,攻城拔寨不跟玩一样,都不用郭靖大军,估计给他半天时间,他自己就能攻下一座城。

而事实也是如此,过年的时候郭靖终于带兵返回襄阳,据他自己说,每逢交战,州长必定先干掉敌军所有将领。

而郭靖要做的只是直接出兵收编乱军即可。

另外之所以会如此快的收服南方各地,主要是郭靖对政事的处理也极为妥帖。

他每攻下一座城,先是将当地风评不好为恶乡里的官员杀上一批,从而迅速的获得民心。

然后便代新朝任命当地风评好的官吏,继续主政该地。

对于百姓来说,由这些他们信任推崇的官员当父母官,自然是一件好事。

而对这些官员来说,以前效忠南朝,现在效忠新朝,其实也没什么不同。

南朝的朝廷已经不复存在,这些官员即便是对南宋忠心不二,此时也没了效忠对象,也只能无奈接受,盼望新朝仁政。

是以郭靖每到一处,乱象都极快平息,他才能迅速的继续发兵他处,这才在这南宋时期,打出了后世闪电战一般的战绩。

另外天下大乱之后,除了军阀割据,战火不断之外,各地还有盗匪为患。

这种事情,要是换做旁人少不得费一番功夫。

可新朝皇帝就是武林盟主,盟主一声令下,各大门派、帮会同时发出‘武林帖’通传江湖,让各地绿林大豪各自节制手下,谁要敢给新朝添乱,武林诸派共伐之。

这一来天下绿林哪个敢动?不但不敢为恶,有一些还主动拜访郭靖,前去投军,说要为武林自己的朝廷效犬马之劳。

正因为如此,导致被郭靖打下的地方,治安反倒比天下大乱之前还要好,这种情形当真是千古难见。

等过完年,郭靖再次发兵,只用了两月时间,就收服了川地,新朝至此彻底将南宋的地盘全盘接收。

新朝这边忙着接收南宋地盘,蒙古那边也发生了大事,在斡难河畔举行忽里台大会上,孛儿只斤·蒙哥被推举为蒙古大汗。

蒙哥成为大汗之后,经过大半年的励精图治、镇压异己,这位新任大汗已经巩固了自己权力,继而准备发兵南朝为自己兄弟忽必烈报仇。

而这个时候,襄阳城中却发生一见让人哭笑不得事情,从而引出了许多乱子。

事情还要从黄少宏专心练武说起,他每日里找洪七公与黄药师切磋磨练武技,后来小龙女不知为何也主动加入进来。

本来以小龙女的武功加入这等级别的切磋,根本不够资格,甚至只要这三个人认真,她可能连十招都走不过。

可没想到的是,小龙女竟然把黄少宏之前和她提过的‘双手互搏之术’研究通透,她一手使全真剑法,另一只手用玉女剑法。

原本要双人合用的这套‘玉女素心剑法’小龙女竟然一个人就施展出来。

出剑对敌之时,双剑互补,毫无破绽,便是洪七公、黄药师,不用功力压人的话,与她对上也要避其锋芒。

这一来不但黄少宏来了兴趣,也引起了东邪和北丐两大高手的兴趣。

从此襄阳郭府之中,三人混战,就变成了四国大封相,黄少宏、东邪、北丐每个人都拿出自己的绝招。

黄少宏干脆舍拳练剑,‘落英剑法’、‘越女剑法’、‘独孤九剑’都拿出来和其他三人切磋。

洪七公则用‘降龙掌’配以‘打狗棒法’,黄药师则在与三人的战斗中,把桃花岛武学轮番使用,为的是将自己的绝招‘奇门五转’推演的更加圆满。

可时间一久,东邪和北丐就觉得没意思了,因为他们发现,人家姑娘就不是冲着他们两个来的,识趣之下也就不再来与黄少宏切磋,当这个电灯泡了。

而黄少宏倒是不以为意,他发现‘玉女素心剑法’这种左右配合,毫无破绽的剑术,正适合他磨练武功,便整日里都与龙女切磋。

结果慢慢的他与龙女之间的关系,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,在不知不觉期间,变得有些亲密无间起来。

而小龙女再来找他时,也不止于练武切磋,有时也会找他出去逛街、踏青之类的。

刚开始的时候,杨过、周睿也会跟着前往,可到后来就被龙女以杨过还未出师,不能荒废武功为由,将两人按在郭府之中专心习武,命他们不得出府。

这一日,两人比剑之后再次结伴出行,出城游玩了半日,等回城之后,待要返回郭府的时候,就见不远巷子口,有个老翁向两人招手。

还没等两人开口寻问,这老翁转身就走,走路之时一瘸一拐,竟也与冯默风之前那样,也是个跛子。

小龙女知道冯默风的事情,不由得出口问道:“那人该不会也是黄岛主的徒弟吧?”

黄少宏摇摇头:“黄老邪就老冯那么一个徒弟还活着,其他的都死了,也不用猜,咱们过去问问就知道了,顺便看他有什么事情!”

他也没什么好怕的,直接带着小龙女就走进了那巷子里,却见老者在巷子另一边朝两人招手,然后转身就走。

黄少宏不屑的一笑:“装神弄鬼,倒要看看搞什么名堂!”

两人跟着那跛脚的老者,三转两转,一路朝襄阳城中偏僻之处而去,最后到了一处磊放守城滚石滚木的场地。

此时襄阳无战事,这磊放守城滚石滚木之处,平日里也少有人来。

那老者到了这处之后,转身静静等着两人走近。

黄少宏走到近前,呵呵一笑:“不知道这位把我们引到这里有什么话要说?”

老者有些歉然的道:“咱们四个老不死的,求两位办些事情,先给们赔个罪,有些对不住了!”

他说话的时候,有三个人从那些半人高的滚石后面站了起来,却是早已躲在这里,此时一个个挪动身形,却是把黄少宏和小龙女围在了当中。

黄少宏一打量,发现这四人都有残疾在身,引他们来的老者,短小精悍,只是跛了一只脚。

左边那人头皮油光晶亮,左臂断了半截,右边那人额头生三个大瘤,左臂齐时而断,两人均是残废中加了残废。

挡在后面去路的是个高大和尚,同样也跛了一只脚。

黄少宏嘴角一挑:“们要钱吗?”

依旧还是引他们来的那个老者开口说话:“我们不要钱,我们……”

黄少宏没等他说完就继续道:“那们是要饭了?”

那老者被打断话语,脸上闪过一丝怒色,但马上又忍了下去:“我们也不要饭……”

“那们就是要死了?”

黄少宏话音一落,已经出现在这老者身前,一把就抓住老者的脖颈提了起来。

“不好他是高手,快拿住那女娃!”

接着就听见‘噼啪…..啊’一阵响动惨呼之后,三个残疾人士已经倒在了小龙女脚下,那高大和尚捂着被小龙女一巴掌扇肿的秃瓢,惨兮兮的叫道:“他们都是高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