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网页版

榴莲视频破解版无限看次

,最快更新位面之狩猎万界最新章节!

感谢:08a兄弟的打赏,夏天拜谢了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且说那‘泾河龙王’死后成了冤魂,这头脑反似如同开了窍一般,比生前还要灵光。

在第一次被‘黄少宏’逼退之后,它知道凭自己如今只是怨魂之体,根本无法奈何人间武圣。

更何况对方还修炼有佛门降魔伏妖的功法。

是以老龙退走之后,便趁着夜色,将长安方圆百里的孤魂野鬼,都吞噬一空,然后潜入地下水脉,借助地下阴气,炼化这些孤魂野鬼以壮己身。

是以第二日老龙来袭的时候,实力比前一天还要强大一些,若不是他自身神魂之力被李唐龙气吞噬,他的实力进境也绝不止如此。

第二日被‘黄少宏’逼退之后,老龙吞噬了方圆五百里的孤魂野鬼,第三日方圆千里…….

一连五日,方圆三千里内再没有孤魂野鬼的踪迹。

可是即便老龙觉得自己实力已经无比强大,但在第五天,还是被‘黄少宏’勉力逼退。

在这一刻,老龙知道自己要完了。

丸子头美少女吊带香肩牛仔热裤长腿甜美笑容写真图片

它已经察觉出神魂之力衰弱的速度有些异常,加上这些时日以来,吞噬了千万孤魂野鬼,其中不乏厉害的厉鬼、恶鬼,魂体之中聚集了极大的怨气。

老龙已经感觉到,自己有些无法压制这些怨气,神魂意识也开始变得混乱起来。

如果它完失控神识受怨气的干扰,将会彻底暴走,到时候不但找‘李世民’索命的事情将变成空谈,它身体凝聚的无数阴煞之气,也将会不受控制,从而引动天象。

它最好的结果也是被天雷轰的魂飞魄散。

即便没有引动天雷,那结果更加凄惨,他将永生永世受怨气侵扰,浑浑噩噩,待七天回魂之后,便要有阴司鬼差前来拿他,凭他这几日犯下的事情,必然永世不得超生。

重重压力之下,‘泾河龙王’终于发疯了,它做出了一个疯狂的决定。

“老子不得好,大家都不要活了!”

‘泾河龙王’已经彻底转化成孽龙冤魂,它动不了李世民,便要在这一夜,将长安方圆万里,部变成森罗鬼域。

前几天它还只是吞噬那些孤魂恶鬼,今日,他要将方圆万里内所有生灵的阳气、血肉,部吸干,即便要当冤死的恶鬼,它老龙也要做厉鬼中的厉鬼,做最厉害的哪一个。

‘昂’

一声龙吟响彻天地,龙吟声中,再无往日的堂皇龙威,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怨煞之气。

从老龙藏身的地下水脉开始,无数的怨气、煞气,顺着地下水脉,朝四面八方辐射开来,这条水脉中所有的鱼虫虾蟹,部被煞气侵袭,失去了生机。

‘老龙’从地下急冲上地面,那无边的煞气在地面上散开,天地有感,整个天空瞬间布满了搅动的乌云。

就在‘泾河龙王’要大开杀戒的,屠戮众生的时候,忽然一位手持净瓶的白衣女子,从天而降。

那白衣女子,在半空中,便从净瓶中抽出杨柳枝条,甩手朝‘泾河龙王’巨大的龙身上抽去。

杨柳枝条看上去长不过尺许,但抽出之时竟然无限延长,如同神鞭一般,抽在‘泾河龙王’的龙魂之体上。

‘啪’

一声清脆的抽打声后,那巨大的断头龙魂之身,剧烈波动起来,凝聚无边阴森鬼气,无边怨气的龙魂之体,都差点在这一鞭之下崩溃开来。

“我不服!”

巨大龙身前爪提着的龙头,竟然开口怒嚎,刹那间整个龙身波动稳定下来,断头巨龙张牙舞爪,朝半空中那白衣女子冲击过去。

白衣女子只有寻常人类大小,与此时化身百丈的龙身相比,渺小的如同蚂蚁一般。

可此时‘白衣女子’却如同定海神针一样,左脚赤足踏在龙身之上‘轰’的一声,如同泰山压顶,直接将那龙身从百丈高空踩回到地面上,匍匐在地动弹不得。

从半空落下的同时,白衣女子用杨柳枝在玉净瓶中沾了些瓶中之水,向外一洒,霎时间天降甘露。

蒙蒙细雨覆盖了方圆千里,雨滴落在地面便沉入地下,将那些被老龙怨煞之气污染的土壤、水脉,彻底清理干净。

“孽畜,可知罪!”

只一声呵斥,天地间便梵音大作,那老龙的怨煞之气疯狂的溃散开来,让‘泾河龙王’终于恢复了神智,认出了身上之人。

“大士饶命,我有冤屈啊……”

那白衣女子忽然轻叹了一声,叹声之中满是慈悲之意:

“即便有冤屈,也不是祸乱一方的理由!”

她说完,又是一叹:

“本座念曾为一方水神,也曾造福一地众生,便与一次机会,有什么冤屈尽管说来,本座为做主!”

老龙一听顿时大喜,当即将自己与人打赌犯了天条,然后向‘李世民’求救,却被对方欺骗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它说完哭诉道:

“那唐皇乃是真龙天子,金口玉言,我求他救我,他若不应也就是了,何苦欺骗于我,说要救我,却又叫人来杀,我在斩仙台上被斩之时也念及此事,若不求个公道,我心难安啊,还请大士为我做主!”

那白衣女子沉吟不语,半晌才道:

“那人是真龙天子,即便有错,本座又如何能让伤他!”

老龙哭求道:

“我怎敢伤害真龙天子,只是想当面说个清楚明白,若是他错,向我赔个不是,以安我心也就是了!”

它说这话的时候,那被斩断的龙头眼中,眼神闪烁不定,显然言不由衷,什么‘说个清楚明白’云云,都是欺骗的鬼话,它心中所想,还是想向李世民索命的。

见白衣女子并未看穿自己,‘泾河龙王’又哭道:

“奈何那人持天子身份欺辱老龙这个孤魂野鬼,弄个人间武圣替他守门,那武圣气血如虹,又修炼佛门降魔神功,一连阻我五日,简直欺吾太甚!”

白衣女子,对老龙的鬼话似乎信以为真,点头道:

“若只想讨个说法,倒也并不为过,这样吧,本座指点一条明路,让能逼退那人间武圣,与那大唐天子见上一面,理论清楚!”

‘泾河龙王’的端首连连叩首:“多谢大士,多谢大士!”

白衣女子朝长安东方一指:

“长平之下埋葬四十万赵国军魂,若将其吞噬,不但可以造福一方百姓,还能让自己用实力暴涨,足够突破那人间武圣的阻拦!”

“只是一天之后,的神志就会被煞气彻底吞噬,到得那时,本座也难以救,是否要去,自己要好好考虑一番再做决定!”

老龙现在一心只想报仇,拖着大唐皇帝一起死,当即想也不想,直接便道:“老龙这就去长平,若不叫那大唐天子认错,老龙纵死也难心安!”

白衣女子点了点头,用手指沾了一滴甘露,屈指一弹,落在老龙身上:

“那四十万军魂,煞气无边,惊天动地,神鬼难挡,这滴甘露加上神魂龙威,半个时辰之内,应能护周,这就去吧!”

白衣女子说完之后,一个转身便消失不见。

“多谢大士!”

老龙用断首拜了三拜,腾云而起,直朝长安东边,长平古战场的方向而去了。

十里之外的山峰上,‘白衣女子’看着远去的老龙,又看了看那夜幕下的长安,嘴角莫名的微微上扬。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第五夜,‘黄少宏’将老龙逼退之后,守候到天明,然后神情有些疲惫的与袁李二人告辞,出宫返回家中。

药房之中,两座丹炉下的地面上,被‘黄少宏’用无上剑罡打穿了地壳,从剑罡击打出的小孔中喷出熊熊地火,正在昼夜不停的炼制这炉中丹药。

这是‘黄少宏’第一次失败之后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,他用三昧真火炼丹固然是好,但三味真火乃是神火,不到仙人境界,真元难以为继。

‘黄少宏’虽然能勉力为之,却也只能保持三昧真火不灭,但火焰并不稳定,才导致上次炼丹爆炸的事情发生。

是以他吸取教训,改用地火炼丹,地火炼丹的效果虽然比三昧真火差上一些,但重在平稳。

‘黄少宏’返回家中,神魂俱疲之下,露出浓浓倦意。

‘黄秋生’夫妇和‘其木格’等人都看出他状态不对,上前关心寻问,‘黄少宏’不好说出舍命之事,只说宫中差事辛苦,睡上一觉也就好了。

众人不疑有他,这才放心下来。

‘黄少宏’拖着疲惫的身体,进入药房,关门之后,找出一根五千年的人参,当成萝卜‘卡吧卡吧’嚼着吃了。

又在丹炉之旁,嗅着丹炉中的药香,打坐调息了一个时辰,把用《紫气御龙经》偷来的大唐气运、龙气炼化,脸色才好转过来。

但还是有些疲累,便坐着睡了过去。

他在家休息的时候大明宫甘露殿中,‘李世民’正和‘袁天罡’、‘李淳风’商量着事情,其间还多了一人,赫然便是那予‘泾河龙王’算命的天下第一神算–‘袁守诚’。

此时‘李世民’已经不复五天之前那虚弱的状态,整个人精神奕奕,仿佛年轻了三十岁,回到了二十岁的年华一般。

‘李淳风’在一旁说道:

“恭喜陛下青春重渡,实为我大唐之喜,万民之贺!”

‘李世民’先是点了点头道:

“朕亦觉得身轻体健,仿似每日都在年轻一般,这种感觉当真让人迷醉啊!”

说完之后,又忽然一叹道:

“只是几位卿家予朕的法子,似乎并不能吸收那泾河龙王的神魂之力,已壮我大唐气运啊,反而我李唐气运所化巨龙,似乎日间衰弱,令朕心中隐隐不安。”

‘袁天罡’和‘李淳风’同时皱眉,前者疑惑道:

“我等已经检查过了,没有任何问题,本来老龙回魂前的这七天,其龙魂之力,至少应被我大唐气运巨龙吞噬三成,可延续我大唐三千年气运……”

“但却不知为何已经过去五天,我大唐气运不但没有增长,反而减弱了一些,当真奇怪!”

‘李淳风’也叹道:“凭道也弄不清,到底是何道理!”

‘李世民’叹了口气,目光忽然落在‘袁守诚’身上,蹙眉问道:

“袁老先生号称天下第一神算,不知可有对策帮助朕啊?”

‘袁守诚’目光一闪,笑道:“别说延大唐三年前气运,便是万年又有何难!”

‘李世民’闻言大喜:“先生快快说来!”

‘袁守诚’手捻胡须,老神在在的道:

“那泾河老龙犯了天规,在斩仙台挨了一刀,成了孽龙,回魂夜过后,鬼差必然来拿,听它言语,即便到了阎君面前,也要平生事端,为难陛下!”

他说着做了个用手下斩的动作:

“不若斩草除根,将其神魂之力完吸取,壮我大唐气运万年,岂不快哉!”

‘李世民’闻言大喜,他不但想自己活的长些,最好永生不死,也同样希望自己建立的王朝能够延续万万年。

当即起身抱拳躬身:“还请先生教我!”

‘袁守诚’还没说话,‘袁天罡’和‘李淳风’二人同时色变,慌忙站起,开口阻止道:“万万不可!”

‘李世民’脸上顿时露出不喜之色,沉声道:“有何不可?”

‘李淳风’解释道:

“陛下不要误会,我等自然希望我大唐气运万万年,但人间哪有万年的王朝,天道至公,我等算计那老龙寿数,吸收它三成神魂之力,都要黄二郎付出一甲子阳寿的代价用来交换,若要老龙部神魂之力,我等用什么来交换啊!”

‘袁守诚’这时候不慌不忙的道:

“那就用黄二郎部阳寿来换好了,他一个人间武圣,气运如虹,自然换得那孽龙部的神魂之力!”

‘袁天罡’和‘李淳风’听了这话,顿时惊得目瞪口呆,都猜到老头是记恨‘黄少宏’使人传话点破他输的事情,这才背后发难。

‘李世民’只微微沉吟,便朝‘袁守诚’作揖道:

“如此,朕就依仗先生了,事成之后,朕将天下名山,任先生挑选,为先生修建道观寺庙,先生百年之后,朕亦当下旨封神!”

‘袁守诚’大喜过旺,站起身道:

“好好,老夫就布下一阵,将那老龙和黄二郎,一网打尽,为我大唐增万年气运!”

‘袁守诚’和‘李世民’没有想到,他们算计的挺好,可第六天晚上准备动手的时候,那老龙竟然一夜未来,反而长安东方长平之地,天塌地陷,有人见到夜晚之时,有千军万马在与巨龙搏斗。